马国闯杀妻案(王的女人手握800亿)

星辰博客 来源:互联网 °C 栏目:情感资讯

王的女人是谁?香港房地产商龚如心。房地产,意味着财富。

作为香 港华懋集团前主席王德辉的妻子,龚如心富可敌国:

英国媒体称她是“财富五倍于英国女王的女人”,福布斯称她是“亚洲第一富婆”。

自从丈夫失踪后,超短裙 羊角辫成了她的招牌形象,无人不觉天雷轰轰;

日本漫画作家五十岚优美子专为她创作了自传绘本《小甜甜NinaNina》,“小甜甜”的名号日渐响亮;

五十岚优美子创作的绘本《小甜甜NinaNina》

丈夫被绑架的事被拍成电影《重案组》,成龙还得了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

辛夷坞以她为灵 感,塑造了小说《山月不知心底事》中的女主“向远”;

她死后,名下 的华懋公司把她和丈夫的故事排成木偶剧《天长地久》。

木偶剧《天长地久》

爱情与背叛,隐私与爆料,科学与迷信,富贵与梦幻等一切爆点元素集于她一身。这个女人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这要从她的婚姻说起。


上海王让她成了王的女人

龚如心生于1937年的上海,父亲只是一个普通职员。龚父个好友叫王廷歆,从事西药进口生意,家境殷实。虽家境悬殊,但两个中年男人情如兄弟,俩家结为干亲,因此龚如心和王家公子王德辉青梅竹马。

幼时的龚如心和王德辉



王廷歆要是能预测到几十年后他和龚如心之间的恩恩怨怨,恐怕悔得能扇自己几个耳光。

1949年1月,上海港。

一艘豪华货轮从港口驶出,目的是台湾基隆。

这是国民党向台湾撤退前,最重要的一次转移,船上满载财富和重要文件。包括600吨钢条、中央银行1000多箱重要文件,国民党档案、南北珍稀货物等。

货轮在途中撞毁沉没,船上近千人死亡,这就是轰动中外的太平轮事件。不幸的是,龚如心的父亲龚云龙也在这条船上。

失去家里顶梁柱,龚家生活越来越糟。龚如心的母亲想起龚家还有一门干亲在香港,于是对龚如心说:“女儿呀,要不你去投奔王家哥哥吧?”

此前的1947年,王家已经全家移居香港。

期间王德辉回了一趟上海,再见龚家小妹,王公子心中小鹿砰砰乱撞,回到香港后,开始给龚如心写情书。

龚如心巴不得呢,于是欢天喜地去香港找王家哥哥了。

王德辉对龚如心的到来非常高兴。1955年,在她18岁生日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女人最高的礼赞——娶她做老婆。

香港《大公报》上俩人的订婚启示

龚如心和丈夫在香港

60年代初,王德辉在家族生意之外,开始涉足房地产。王家的华懋集团在房地产市场大展拳脚。

刚到香港的龚如心,英文不好,为此没少被欺负。为了帮助丈夫,龚如心狠补英语,逐渐从公司打杂,变成了丈夫的得力帮手。

当时很少有地产商盖普通百姓住的房子。龚如心和丈夫开发出了大量普通居民住宅,很受欢迎。

王德辉性格内向,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于是就负责选地,买地,跟水泥钢筋打交道,天天泡在工地上。

龚如心泼辣外向,就负责跟政府,银行打交道,还负责后期的推销卖房。

男主内,女主外。这对夫妇在香港地产 界,犹如双剑合璧,天下无敌。华懋提供“分期付款”的方式,开启了按揭买房的先河。公司一举成为香港最大私营地产商之一,夫妻俩数钱到手软。

俩人都来自上海,于是外界将王德辉称为“上海王”,龚如心则成了“王的女人”。

上海王和王的女人

“抠门”富豪摊上了绑架案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香港回归前夕。不少黑恶势力蠢蠢欲动,想趁机捞一票。香港的顶级富豪们风声鹤唳,纷纷花大钱加强安保。

王德辉觉得无所谓。虽然有花不完的钱,但俩人是出了名的“抠门”。请保镖要花一大笔钱的,这对王德辉来说,不可忍受。

赌王何鸿燊曾评价过这对夫妇:

何鸿燊说她俩“抠门”,不是空穴来风。华懋的员工们都领教过王老板的“抠门”:

中秋节到了,员工们翘首期盼着老板的中秋节福利。

 华懋集团办公室里,王德辉拿来一盒月饼,把一块月饼切成了16小块。

“来来来,都尝尝。中秋节快乐”。

员工们崩溃了。这是侮辱我们没有吃过月饼吗?行了老板,你留着自己吃吧,我们不要了。

王德辉觉得挺好。不要了是吧?那我打包了。王德辉把剩余的月饼打包回家。

龚如心和丈夫绝对三观一致。平时最喜欢的食物就是麦德劳,肯德基这样的快餐。一次出差伦敦时,她帮丈夫“淘”到一套两折的名牌西装,夫妻俩高兴的像捡到宝。此后,王德辉出门时总穿着这身两折西装。

对于“抠门”的名声,夫妇俩丝毫不以为意。连一盒月饼都舍不得给员工发,还想让他给保镖付工资?不可能。王德辉甚至连司机也不请,自己开车和龚如心一起上下班。

很快有人盯上了王德辉和龚如心夫妇。1983年 4月12日早上,龚如心和丈夫开着奔驰去上班。行到中途,发现前面停着一辆大卡车,并设置了路障。正疑惑间,一辆面包车开过来,堵在奔驰车后面。奔驰车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几名头戴黑色塑料袋的歹徒劫持了王德辉,放走了龚如心。歹徒临走前留下话:

1.不要报警。

2.回家等电话。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龚如心跌跌撞撞地回到家,惊魂未定。镇定下来后,她联系了律师,并报了警。

歹徒很快联系了他,并给她一个包裹。

龚如心颤抖着双手打开了包裹——里面是歹徒的一卷录音带,奔驰车钥匙,以及歹徒拍的一张王德辉的照片。

绑匪拍摄的王德辉照片

见到王德辉的照片,龚如心稍微心安。绑匪要求1100万美元,龚如心答应,准备按要求将钱打入对方指定户头。此时警方建议,先不要汇钱。龚如心歇斯底里地喊道:“我想让我的丈夫回来! 我的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钱被打入一个在台湾开户的户头后,王德辉回来了。

王德辉见到妻子一通埋怨:“你搞什么?给他们那么多钱。”

龚如心气急:“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当然是命重要。经此一难,王德辉赶紧请了保镖。时间一久,他的“抠门”老毛病又犯了。平安了几年,王老板觉得自己付给保镖的这笔钱花得冤,而且保镖时时跟着,毫无隐私可言。王德辉找了个理由,解雇了保镖,但在鞋底装了追踪器。

上海王二次翻船

人不可能在同一条河里翻两次船——除了王德辉。

1990年4月10日,龚如心在家里等着丈夫回来吃饭。可是左等右等不见人。龚如心有了不好的感觉。两天后,龚如心接到电话,对方说王德辉在他们手上,这次要求6000万美金。

6000万美元的赎金,在当时创下了亚洲所有绑架案之最。龚如心彻底慌了。

报警,还是交赎金?有了第一次赎人的经验,龚如心决定给钱。只要丈夫回来,钱算什么?

6000万美金是笔很大的钱。王家虽然富豪,但都是房地产等实业。一次拿出这么多现金,还是有困难的。经过沟通,对方同意她先交2亿6千万港币,剩下的给她 时间去筹措。

但是这次剧情并没有按照她所希望的那样演。

龚如心把2亿6千万港币打入对方指定户头,但绑匪消失了,再也无法联系上。

王家彻底乱了,除了报警,没有更好的办法。

警方追索收款账户的信息,抓到了那伙绑匪。1990年5月19日的香港各大报纸,登出了王德辉绑架案件被侦破的消息。

绑匪被抓获时的照片

不过龚如心更关心的是:丈夫王德辉在哪里?

警方提审了绑匪,但据交代,王德辉已经被抛入大海。

 让 龚如心吃惊的是,绑她丈夫的主谋,居然是港警前退休警长钟维政,其他成员还包括香港的黑社会成员,台湾的特务以及地下钱庄。 钟维政曾参与侦办了王德辉第一次绑架案。看见几个小毛贼都能从王家弄到1100万美元,钱来的这么快,钟维政眼红的不要不要的,于是经过策划,又绑了一次王德辉。

据他们说,劫持了王德辉后,扔了王德辉装着追踪器的鞋子,把他弄到一艘渔船上,准备往公海方向逃走,可是途中遇见了军舰。怕事情败露,就把王德辉抛入了大海。

但龚如心不接受,她要活见人,死见尸。有一次做梦,梦见胡子拉碴的丈夫被困在一个岛屿上。醒来的龚如心觉得是丈夫给她托梦。那些岛屿归内地管辖,于是她来到内地,苦苦哀求,相关部门终于同意,带着她在附近的岛屿寻找了半个月,结果一无所获。

由于2亿6000万港币的收款户头在台湾,龚如心感觉王德辉有可能被绑到台湾什么地方,于是向台湾前“行政院长”郝柏 村求助。

2001年,曾参与此案的小马仔钟玉球出狱了。龚如心找到他,对他说:“给你2000万,只要你告诉我王德辉的下落。”

钟玉球对龚如心说:“很抱歉,王太太。”

一无所获。

公公王廷歆来争产

警方和绑匪的话,龚如心都不信。她一直坚信丈夫还在人世,但王家人不信。七年后的1997年,龚如心的公公王廷歆向法院申请王德辉死亡。

在这七年里,华懋集团已经今非昔比。

在王德辉失踪的最初两年里,龚如心只想着找回丈夫,无心经营公司,华懋集团一度混乱。这时有人指责她:“王德辉的公司要败在你的手上。”

如果有一天丈夫回来了,看见他一手创建的事业一团糟糕,会怎么样?一定要给丈夫一个更强大的华懋。想通了这一点,龚如心打起精神,振作起来。

丈夫失踪两年后,出现在公众面前的龚如心,扎着羊角辫, 穿着迷你裙——地产界的小甜甜横 空出世了。

小甜甜比丈夫在世时还拼命,华懋的资产不断扩大。会卖房子算什么?女人嘛,最重要的是会买。小甜甜开启了“买买买”的模式——去俄罗斯买石油,买森林,买金矿;去欧洲买企业,去美国买生物科技项目,去加拿大买主题公园......在香港更是买不停手,一口气买下了中区多栋大厦,把自己买成中环女地王。

小甜甜把华懋集团从一个单纯的地产商,转变成一家同时经营酒店、娱乐,贸易等事业的多元化跨国集团,资产翻了几番。

在事业蒸蒸日上的背后,一场世纪官司正在酝酿。

1999年,香港的法院宣判王德辉在法律上死亡,家属可以申请分割遗产了。

按照王德辉1960年立的遗嘱,小甜甜和公公王廷歆平分王德辉的遗产。

没想到,这时公公王廷歆“啪”一声,甩出一份王德辉1968年立的另一份遗嘱!这份1968年的遗嘱说:“如果我先于我的父亲离开人世,我所有的财产将全部归我父亲所有。”



王廷歆手中的遗嘱

小甜甜一分钱都没有,全归王廷歆。这份遗嘱也太不近情理,就算王德辉要分给父亲财产,也不至于妻子一毛也不给啊。

于是开始打遗产官司。

对此,王廷歆有说法。

王廷歆说,儿媳妇小甜甜有私情,所以儿子王德辉一毛都不给她。

在法庭上,王廷歆爆了一个大料:

当年王廷歆就怀疑儿媳搞婚外情,于是聘请了私家侦探调查,拍到小甜甜和一个林姓货仓少东家的亲密照片。王廷歆把照片拿给儿子看,王德辉勃然大怒,于是修改了之前给妻子一半身家的遗嘱,重新立了一份新遗嘱。

这份1968年立的新遗嘱里,王德辉把财产全部给父亲  ,一毛都不给妻子。

小甜甜此前一直在演和丈夫的纯情偶像剧,公公 一上来就把偶像剧变成狗血剧。

但王廷歆还是低估了儿媳的能力。人家叫小甜甜,又不叫傻白甜。

小甜甜随即拿出王德辉立的另一份遗嘱,时间是1990年王德辉被再次绑架前几个月。在这份遗嘱里,王德辉要把所有的财产留给妻子。

小甜甜持有的遗嘱

根据香港法律,若死者生前订立多份遗嘱,则以最后订立的为准。小甜甜手里的这份遗嘱才是最后订立的。

王廷歆是不可能这么快服输的。王廷歆说小甜甜手里的这份遗嘱是假的,因为儿子和龚如心之间早已没有了感情,不可能把财产都给她。

而小甜甜则说,俩人虽然有过争执,但很快就解决了。王德辉1990年被绑架前几个月,坠马受伤,她精心照料,王德辉恢复后,就立了这份新遗嘱。他们之间依然情比金坚。

小甜甜出示的遗嘱封面上,还有王德辉亲笔写下的“one life one love”(一生一爱)。

遗嘱封面写有“一生一爱”的英文

在法庭上再次看到遗嘱封面的“一生一爱”的时候,小甜甜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冲进洗手间嚎啕大哭。

为了证实龚如心并非儿子的“一生一爱”,王廷歆向法庭出示了一叠取自王德辉保险柜中的其他女人照片,显示王德辉婚内跟多个女人来往,有的是长期情人关系。

小甜甜则爆料公公玩女人,吸鸦片,人品低劣;

王德辉的妹妹也来作证,说龚如心曾跟她说过,她能模仿王德辉的签名......

王廷歆继续说,儿子和龚如心的婚约从未得到过自己的承认,俩老曾拒绝出席儿子婚礼。

小甜甜则向法庭展示了婚礼照,里面分明有王廷歆和老伴嘛。

尽管小甜甜在法庭上 证明了公公是个人渣,但她还是败了官司。

小甜甜和公公的争产案

这官司一打就是8年。小甜甜两次败诉,还被香港律政司以伪造遗嘱的罪名逮捕,交了巨额的保证金,才得以保释。

旷日持久的官司花费巨大,王廷歆哪有那么多的钱支付律师费?

小甜甜面对的其实是一股由黑白两道组成的争产集团。公公王廷歆对该集团许诺,一旦遗产到手,将拿出几十亿出来分红给出钱打官司的金主,这其中包括香港娱乐界大佬杨受成的弟弟杨海成——澳门16浦码头赌场的老板,据说还有谢某锋的老爹。

争产期间,小甜甜每天都接到各种威胁电话和信件,就连她的助理都收到了死亡威胁。

左为小甜甜,中为王德辉,右为王廷歆

被置之死地的小甜甜一直上诉到终审法院。此刻,出现了转机。

本案的关键在于,小甜甜手中的遗嘱到底是不是真的。

终决之战,王廷歆从美国请来了笔迹鉴定专家。龚如心请来内地专家——中 国人民大学教授徐立根、中国刑警学院教授贾玉文,以及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研究员詹楚材。

王廷歆请的美国鉴定专家并不懂中文,就这一点来说,内地专业人才比美国专家道高一丈。2005年终审法院判遗嘱为真,小甜甜胜诉。

王廷歆到手的钱就这样飞了,法庭还判他赔偿对方6000多万诉讼费。小甜甜不想跟公公要诉讼费,只想知道谁在背后给他出钱打官司。王廷歆此时恨毒了这个当年结拜兄弟的女儿,宁可坐牢,也不对儿媳低头。

原来早在几十年前他就在谋算自己的儿媳,想让她一毛钱都拿不到。结果儿媳比她狠辣,反而是自己一毛钱都拿不到。

王的女人:谢幕

丈夫被绑,煎熬了八九年。一边寻找丈夫,一边管理集团事务,一边又打了8年的争产官司。

在打官司后期,小甜甜已经感觉到身体疼痛,但一直忍着。官司赢了之后,去医院检查,医生宣 判:卵巢癌症,已进入第四期——等同于宣判了死刑。

此生有遗憾吗?有,小甜甜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自己的孩子。当初和公公在法庭上大爆黑料的时候,外界才知,王德辉有肾病,小甜甜无法怀孕生子。

小甜甜曾一度想用王德辉弟弟的精子做试管婴儿,可最后无下文。

但她相信,自己命中注定,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于是多年来,一直打高剂量雌激素。

孩子没招来,给自己招来了死神。

小甜甜的公公此时出来说:“报应!”

想必是恨极了儿媳妇。不过如果他赢了,那就是小甜甜一毛都得不到。总之,一个全输,一个全赢。如果按照第一份遗嘱,他和小甜甜是平分的。还 不是他先拿出1968年的新遗嘱,想让儿媳妇分文不得。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

再多的财富,也拗不过命数。众人都关心,千辛万苦争来的财富,怎么处理?去世前,小甜甜的财产已超过80 0亿港币。其实早在小甜甜去世前几年,就已经立了遗嘱。

人生终归要谢幕。谢幕前,小甜甜安排好了自己的巨额财富。



她的遗嘱主要意思有这几点:

1.设立华懋慈善基金,自己的财产都划拨到华懋慈善基金会。

2.预留一部分财产,照顾好王家人,供养王氏家族的长辈和后代。

3.扩大龚如心夫妇创下的事业,壮大华懋集团。

4.给予华懋集团的员工以及子女关怀和帮助。

这是一个富豪最体面的谢幕了吧。

小甜甜非常富有,但一生简朴。她曾说过,自己每月用度不超过3000元港币,护肤品用普通牌子的。“非典”时期,在商场买件打折的香奈儿衣服,还直呼“贵死了”;最喜欢的食物是麦当劳鱼柳包。

她评价自己很孤寒:“节约资源意味着省钱,因为开  采资源必须消耗劳动力及其它物资,若节约了粮食,等于减少对土地的使用和污染。”

小甜甜虽然“抠门”,做慈善却不落人后,生前每年捐款在香港富豪中排在前列。

逝世的时候,小甜甜依然相信丈夫还活着,并要求家人以丈夫的名义为自己发讣文。

虽然生前和公公争产让人非议,但她过世后,香港和内地对她的评价还是很高的。

《王的女人》后传

至此,史诗大片《王的女人》要落幕了,观众准备散场。

 这时候,一个男人跳出来说:“且慢,还有《王的女人》后传,主演:小甜甜和陈振聪。”

陈振聪是谁?一个江湖术士,风水大师。最擅长的事:看风水,布八卦,挖风水洞,以及蛊惑人心。

陈振聪本尊

当年小甜甜为寻夫,用尽一切现实手段都不奏效,只好求助于旁门邪道。这时陈振聪出场了。

陈对小甜甜说:“王太,其实你丈夫没死,他只是受了伤,在香港东面的一个小岛上。”

众人都说王德辉死了,小甜甜坚信他活着。陈的这番话,很会揣摩人心。于是小甜甜待他如上宾,并给了他大笔钱,让他帮自己寻夫旺财。

陈振聪遍访亚洲寺庙,折腾了几年,王德辉没有找到,但风水师却越来越富了。十年的时间里,小甜甜总计给了陈振聪27亿的风水费。

 陈振聪向空客订购了豪华版A3飞机。

此前,他已经拥有一架Gulfstream。

房产和豪车都是小意思。

还买了游艇,买下华懋旗下的产业住宅,估价超过了10亿港币。

风水师实现了人生逆袭。

风水师横空出世,向法院提起诉讼,说到:“我才是小甜甜财产的继承人!我手上有她的遗嘱!”

众人不信,小甜甜那么“抠门”的人,会把遗产留给一个风水大师?

陈振聪手中的 遗嘱,和华懋基金会的遗嘱,到底谁真谁假?

陈振聪给出了解释:其实 他和小甜甜不是客户和风水师的关系,他们是情人关系!并出示了俩人的亲密照片,证明他说的都是真的。

陈振聪和小甜甜

小甜甜和陈振聪

华懋基金会则坚持说,小甜甜和陈振聪只是客 户和风水师的关系。陈振聪则不断在法庭上爆料,证明自己和小甜甜是情人关系。爆料的内容越来越露骨香艳,陈振聪的下限也越来越低。



陈振聪这手太狠, 华懋基金会一时失去了主动权。小甜甜后期患癌住院,心情低落,陈振聪擅于蛊惑人心,没准小甜甜还真立了遗嘱,把财产给了陈振聪。

不过小甜甜的家人坚决不信他们是情人关系。小甜甜的妹妹龚因心说,小甜甜和陈振聪的关系,就如慈禧太后和大太监李莲英的关系一样。这比喻,绝了......

官司进行到一半,华懋基金会提出,愿意给陈振聪三成的遗产,作为和解。

风水师的胃口好大,居然不同意。他要小甜甜留下的所有遗产!

 最后的关键一击,来自陈振聪的同行——另一个风水大师司徒法正。

司徒法正在法庭上作证说:

陈振聪所持的遗嘱 中有祈神的字句,其实这只是做风水时用的道具——本来是用来焚烧的。

本来能得到三成的,此时一毛都没了,陈振聪欲哭无泪。更糟的还在后面。风水师伪造遗嘱和文书罪,被法庭判了十二年,不准保释,通宵关押。

法官斥责他:”伪造遗嘱,极其贪婪”,“侵吞原用作慈善用途的遗产,无耻邪恶”。

港媒封他为“世纪贱夫”。

法庭判他必须承担4亿港币的诉讼费,税务追讨其3.4亿利得税及物业税;

华懋基金 会也趁机棒打落水狗,要向他讨回20多亿的“风水费”。

陈真聪卖掉飞机,卖掉房子,卖掉游艇,来偿还打官司欠下的债。



风水师本来有二十多亿,奈何人心不足蛇吞象。到最后,把自己从小甜甜这骗取的钱折腾个干净,还把自己送进监狱,可悲可怜!

龚家后来还爆料,陈振聪曾劝说小甜甜收养他的儿子为养子,被小甜甜拒绝了。

走到这个地步,也是咎由自取。

小甜甜把财产都捐给慈善事业,本来是个完美结局,只是想不到,死后还被人败坏名声。

参与争产的人,都没有得到这笔财富。小甜甜赢了,其实她也输了。打官司耗费心力,癌症趁虚而入,赔上了寿命。

到底谁赢了?没有赢家。当年审理她与公公财产继承案的法官曾引用《圣经》中的一句话说道:“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聚财富,不知将来有谁收取?”

年轻时的龚如心夫妇

谢绝转载,抄袭及洗稿必究!

点个赞再走呗......关注@知色味, 听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