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威尔陷入两党通胀之争 四张图看清拜登该不该“背锅”?

星辰博客 栏目:快讯

  面对愈发激烈的两党之争,鲍威尔正成为美国通胀方面的KOL(关键意见领袖)。

  在本周的两场听证会中,两党议员们都极力想从鲍威尔嘴里听到关于谁该为通胀负责的观点,纷纷对其提问。而鲍威尔模糊的几句话又成为了两党互相攻讦的证据。

  周三,共和党高呼鲍威尔反驳拜登,认为拜登财政扩张政策就是通胀原因。到了周四,民主党又回应:通胀来自于全球性的复杂背景,白宫错地很轻微。

  在中期选举之前,拜登及白宫在通胀问题上能不能被“定罪”,将成为美国政坛及社会舆论持续的焦点。

  如何解读鲍威尔

  周三,在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听证会上,田纳西共和党参议院Bill Hagerty指出,2021年12月,美国的通胀率已从拜登去年1月上任时的1.4%上升至7%,而在俄乌冲突开始后,通胀率逐渐上升到目前的8.6%。而鲍威尔承认美国通货膨胀率走高肯定是发生在乌克兰冲突爆发之前。

  鲍威尔的说法无疑是否认了白宫对外宣称的“普京通胀论”。从共和党角度来看,通胀走高与拜登政府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脱不了干系,而鲍威尔的回答令这个观点得以加强。

  但在周四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上,鲍威尔面对民主党人的“找补”,再次给出了模糊的回应。

  民主党议员Gregory Meeks表示,价格上涨主要是由供应链、俄乌冲突和新冠病毒等引起的。而鲍威尔回应称:“差不多,这是一个很好的描述。”

  他表示,虽然刺激性支出是一个因素,但“看到的大部分商品价格上涨是因为供不应求”。

  这个说法又被民主党视为鲍威尔支持白宫在通胀问题上没有错误的一个表态。

  然而拜登及其政策究竟在美国当前这轮历史级别的高通胀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经济援助后通胀抬头

  在俄乌冲突开始后,拜登一直试图将高通胀解释为俄乌冲突产生的后果,并以令人耸动的“普京通胀”来转移矛盾焦点。

  但事实上,自拜登去年1月上任以来,美国的通胀率就一直在上涨。在全球都从疫情中复苏的大背景下,美国的通货膨胀当时并不起眼,只是被视为经济增长带来的一个副作用,没有遭到过多批判。

  但根据美国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的一篇文章,比较美国与相似发达经济体的核心通胀率,作者们发现在2021年前,美国的核心通胀率与另外八个国家(英法德、加拿大、荷兰、挪威、瑞典和芬兰)相比并没有显著差异;但在2021年之后,美国的核心通胀率急速飙高。

image

  该文章毫不客气地指向拜登就任总统后签发的财政支持措施,并估算这种“直升机洒钱”行为在2021年底前将美国通货膨胀率提高了约3个百分点。

  时间回到2021年拜登刚上任之时,拜登曾经支持一个观点:高赤字之下的经济扩张措施并不会产生高通胀问题。他的支持者们也认为,扩张步子太小比迈开步子的风险更大。

  从数据来看,拜登在2021年3月和11月分别通过了新冠救助法案和两党基建法案,预算规模分别为1.9万亿美元和1.2万亿美元。在法案生效之后的几个月中,美国的通胀率都出现了明显的爬升。

image

  但这些经济刺激并没有真正落到消费者手中,美国平均时薪的同比变化自2021年3月之后一直处于通胀率下方,也就是说收入和消费者价格之间出现了落差,并一直在扩大。

  拜登的经济救助措施,初步地看,不仅没有让美国人更有钱、更有购买力,反而一直在削弱消费者的可负担能力,并助长物价水平一路上扬。

  现在有共和党人翻回旧账,认为当时最佳的支出规模应该在3000-5000亿美元,而拜登过度刺激行为,是导致市场过热的真正原因。

  汽油市场产销错配

  拜登目前松口承认白宫的错误只是低估了价格高涨的幅度和持续性风险。

  但至少从汽油的角度来看,他并不无辜。

  2021年拜登上台首日,签署了两项能源相关行政令: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重审特朗普时期对石化项目的绿灯政策,并暂停了从加拿大进口大量石油的管道运营。

  拜登倾心于能源转型,并陆续推动了暂停政府对海外传统能源项目的支持、要求投资公司转向清洁能源项目等政策,显而易见的一点是,在美国2021年经济反弹期间,美国的化石燃料产业并没有迎来顺风期。

image

  从上图看,美国在2020年开始由于疫情,原油产量大幅下降,一直到最近都仍在一个不算高的产量上波动。

  如果只看拜登任期内的原油产量,美国原油市场被压制的事实会更加明显。可以看到从2021年1月到2022年3月,美国原油的日产量曲线更近似一条水平线,而相对的,原油下游产品汽油价格却在一路走高,并在俄乌之后迎来了陡峭的上升。

image

  高油价成为民众感受通胀的最直观方式,而拜登的处理措施是指责石油公司不加大开采力度,并在周三再次转向指责加油站见钱眼开,用不道德的方式揽财。

  然而在美国一档知名电视节目中,主持人直言拜登什么都不懂。加油站业主主要根据从上游公司购买或签订的汽油供应合同来为零售定价。

  如果说欧洲的能源紧张主凶可能是其能源对俄罗斯的依赖度,那么美国的高油价主凶就多由于拜登过于自信的能源转型计划。

  但白宫和民主党都不会承认这一点,而身为美联储一把手的鲍威尔的发言就成了两党中期选举中关于高通胀的舆论关键。

  美国两党也许只在意中期选举谁能胜出,但对通胀的后果并不那么关心,最后的结果或许只会像鲍威尔无奈承认的那样,无法保证避免衰退,美国进入痛苦的下行周期。

(文章来源:财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