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机场在哪里(南苑机场内部)

星辰博客 来源:互联网 °C 栏目:热点

陈肖/摄

南苑是一座老机场,有多老呢?它始建于1910年8月,开放于1913年7月。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有机库、专用跑道和相应设施的正规机场。

在这里,1913年以南苑机场为中心的南苑航空学校正式建成开学,是为亚洲第一座航空学校,这所学校除有设备完善的南苑机场外,还有飞机修造厂一座,房百余间,机库两座。

在这里,1914年由飞机修造厂负责人潘世忠主持,造出了中国第一架自制的战斗机̵1;枪车一号。这架战斗机参考法国高德隆和法曼两型双翼机设计,使用我国汉阳兵工厂自制的80马力航空发动机和机枪武器,将发动机放在了驾驶舱的后方,采用推进桨,机首的机枪可以直接朝前方射击,形制开世界之先河。

在这里, 1914年3月10-11日,南苑航校进行了从北京至保定的国内第一次往返长途飞行,为六年后以南苑为中心民用航线的开通奠定了基础。开中国民用航空之先河

在这里,1917年张勋复辟乱局中,7月5日秦国镛和潘世中驾驶飞机起飞,在故宫上空投下了小型炸弹三枚,砖石若干,完成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轰炸。第二天,溥仪宣布退位,张勋复辟失败。溥仪曾经写道:“。。。宫中掉下了讨逆军飞机的炸弹,局面就完全变了,磕头的不来了,上谕没有了,议政大臣没有了影子。。。”

在这里,北京航空署以“游览飞行,足开民智”为口号,在南苑航空学校创办空中游览飞行活动,并向公众发售空中游览券,一券十元。这是中国最早的公开游览飞行。

从这里,走出了中国第一批飞行学员,而这些学员们又教出了更多的飞行员,“奋发努力,救我国家”—他们中许多人为中国的航空事业奋斗终生甚至血洒长空。其中就包括秦国镛之子秦家柱,他1937年在空袭日本帝国海军出云舰的战斗中壮烈牺牲。

2019年9月25日,南苑机场完成最后一天民航运营,将接力棒交给了大兴。本想加个煽情的结尾,但南苑作为中国航空事业106年间风云变幻荣辱兴衰的见证,又岂是几句话可以概括的。

只要将发生在这座舞台上的飞行故事串联起来,那就是一部传奇史。

——作者席克

写在南苑机场关停之际

文/肖邦振

文章略有删减,原文刊登自《航空知识》杂志

随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投入使用,北京南苑机场即将关停。笔者作为一名空军退休人员,觉得应该说说南苑与人民空军一些鲜为人知的往事,以纪念这座传奇的机场。

25日23点21分,南苑机场最后一架航班起飞。随后机场熄灭跑道灯,南苑机场结束民航运营。再见了,百年南苑。

奇兵闯南苑

1910年8月,清政府在南苑开办飞机修造厂试制飞机,并利用南苑的操场修建了供飞机起降的简易跑道。自此,南苑机场成为中国第一个机场。1913年,北洋政府在南苑机场创立了中国史上第一所航空学校——南苑航空学校,南苑机场进入第一个使用高潮。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占领了南苑机场,经扩建沦为日军侵袭中国华北的空军基地。日本投降后,美国海军陆战队以协助国民政府接收日占领土为由进驻南苑机场。此后,南苑机场一直是国民党空军的军事基地,直到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接收。

那是1948年11月辽沈战役后期,东北军区首长指示解放区搜集国民党空军遗留的航空器材,用于建设人民空军。同年12月初,由方华、吴恺带领的东北老航校接收组,挑选了7辆大卡车和1辆中吉普昼夜兼程赶到南苑机场大门口时,领队才发现门口站岗的哨兵仍然是国民党兵。此时,车队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只能毫不犹豫地冲进机场大门。国民党哨兵看到开来的车队是青一色的美国造,并不敢盘问,还给进门的车队行军礼。车队蒙混过了门岗,开到跑道南侧营房区内占领了一座平房。这时正是午夜时分,敌人大部分已经撤退,剩下的残兵败将没有什么战斗力,听说解放军已经进了机场就仓皇逃窜了。

1949年2月3日,正值北平举行隆重的人民解放军入城式之际。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张雨农等4人从上海驾机起义,直接向北飞行到南苑机场降落。当他们关车走下飞机时,立即受到了解放军的热烈欢迎,和古老的北平城一起获得了新生。

但是国民党反动派并不甘心南苑机场的丢失,更害怕人民空军的成长壮大。于1949年5月4日在我军还未建立起有效防空之前,盘踞在青岛国民党空军突然派出6架B-24轰炸机轰炸了南苑机场,投弹由东向西跟进,轰炸一线排列的油库、发动机库、飞机库等以及宿舍区,炸毁了通讯机两架,炸伤C-46、B-25飞机各1架,并炸毁机库1座,房屋20余幢,死伤16人,使刚刚解放不久的北平受到严重威胁。

组建南苑飞行队

1949年6月的一天,周恩来副主席召见军委航空局常乾坤局长,谈到党中央决定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空中安全你们能不能出点力呢?常乾坤局长回答说:“行!”

回到办公室后,常乾坤首先向王弼政委传达了周副主席的指示,并责成作教处长方槐草拟了一个以P-51战斗机为主体的防空作战计划,经局领导审查修改后,向中央军委呈送了请示报告。

南苑飞行中队部分飞行员合影。后排右4为队长徐兆文。(供图/阎磊)

得到中央军委批准后,方槐即着手拟定飞行员和飞机的选调计划。同年7月31日,军委航空局召开的工作会议,确定从各军区航空处和东北老航校“抽调9架战斗机与必要的飞行人员,集中北平训练一个月。”同时决定让徐兆文任队长。徐兆文,曾用名徐思义,抗战期间在国民党空军服役,曾赴美培训,后为中共地下党员。飞行中队于8月15日正式成立,由于驻南苑机场又称“南苑飞行队”,隶属于华北军区航空处,作战指挥和飞行训练统一由军委航空局负责。当时飞行员穿日本式连体飞行服,大家建议改成了夹克式。开国大典受阅飞行的参加者阎磊回忆:“飞行队刚成立时,住在南苑机场北场中间位置,长长的一排平房,每个房间住六七个人,一律是两条长凳支架的木板床。”经过短期的紧张训练,1949年9月5日飞行队正式担负北平地区的防空作战任务,每天保持2至4架P-51战斗机昼间值班。从此,中国人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空中作战力量,国民党空军独霸中国天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开国大典,跨越时代的飞行

1949年8月,朱德总司令和聂荣臻代总长召开会议,商讨开国大典事宜。聂代总长询问航空局能否组织机群编队通过天安门上空,常乾坤局长作了肯定的回答。聂代总长高兴地说:“好!空中有飞机编队受阅,会给开国大典增光彩。”

那时,人民空军还未正式成立,要进行这样大规模的空中受阅,从组织领导上来说困难是可想而知的。军委航空局局长常乾坤召集华北军区航空处和飞行中队的负责同志开会,专题讨论空中受阅飞行的具体实施工作,会议确定受阅飞行训练由飞行中队负责组织,受阅飞行保障则由华北军区航空处负责。会后,方槐根据会议讨论草拟了受阅组织计划。几天后,队长徐兆文在河北省霸县上空进行飞行训练时,因发动机故障被迫跳伞,飞机坠毁。徐兆文跳伞后又因靴子摔落,脚掌被刚刚收割后的高粱茬戳伤。为此,受阅飞行的计划不得不作调整,由第3分队长邢海帆代理飞行中队长,并担任空中总领队兼第1分队长。邢海帆原来担任的第3分队长,则由赵大海接替。徐兆文受伤的脚绑上绷带,在家里没有休息几天,就到飞行中队坚持做些地面组织工作。



开国大典受阅飞行前。图中为P-51战斗机。 (阎磊提供)

华北军区建议,在不影响防御的情况下,“拟在南苑机场组织15架飞机届时升空警戒,并通过检阅台接受检阅。”聂荣臻代总长认为准备参加受阅的飞机太少,需要增加。最终,参加开国大典受阅编队的飞机达到5种类型17架,即P-51战斗机9架、“蚊”式轰炸机2架、C-46运输机3架、L-5通信联络机1架、PT-19教练机2架。这些飞机几乎是当时我军拿得出手的全部家当。

飞行中队在南苑机场沿东西方向的旧跑道进行阅兵训练,也实地预演通过天安门上空。参加受阅的飞行员都立下誓言,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受阅飞行的参加者、空军原副司令员林虎清楚地记着那段誓词:“我参加检阅,一旦飞机出现故障,宁愿献出生命,也不让飞机落在城内、掉在广场和附近的建筑物上。”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下午3时,开国大典正式开始, 4时进行阅兵。南苑机场上的17架飞机按预定计划起飞,相继升空后均按规定的航线高度、速度在通县双桥上空盘旋待命。4时35分,空中分列式开始,在空中总领队邢海帆的统一号令下,各分队保持规定的高度、速度和时间间隔,由东向西依次进入航线。

当受阅的1、2、3分队9架P-51战斗机刚刚通过天安门上空后,按地面指挥员的命令加大速度,在复兴门上空作右转弯,沿西直门、德胜门、安定门、东直门再转向建国门,当到达东单上空时,正好与第6分队的教练机相衔接,再次通过天安门上空。由于衔接得天衣无缝,所以在地面观看的群众都以为受阅的飞机是26架。

开国大典结束后,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北京饭店举行盛大的国宴。朱德总司令笑容满面地说:“今天是历史性的一天,我过去是一个军种的总司令,现在不同了,从今天起,我才是陆海空三军真正的总司令了。”

朱德总司令(左一)校阅南苑飞行队。 (徐卓平提供)

南苑机场后一直是空军建设的宝地,人民空军创建初期在这里成立航校、组建航空兵部队,空军一级战斗英雄孙生禄正是从这里走向抗美援朝战场的。1971年7月9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秘密来访,他乘坐的飞机就降落在南苑机场,叶剑英、黄华等人在这里迎接。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后南苑机场转为军民两用,主要供中国联航使用。虽然联航的班机相对老旧,但低廉的价格仍然吸引着众多乘客,甚至在春节前后也常常一票难求,南苑机场也随之进入一个新的使用高潮。

笔者认为,南苑机场关停后,应该给后辈留下一些可寻访和参观的场所。百年中国航空圣地,新中国人民空军发展的重要地标,理应被后人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