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秋有关的电影或书(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新书发布)

星辰博客 来源:互联网 °C 栏目:知识百科

中秋,在中国人的心中代表着思亲和念乡。而在西方人眼中,一轮月亮,同样代表着亲情和治愈。中秋节来临之际,接力出版社在线上举办了“先致郁,后治愈——图像小说《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新书发布会”。《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就是两个关于生命、爱、亲情的故事。两个故事看似忧郁、伤感,阅读后却让人心中泛起温暖和层层波澜。“先致郁,后治愈”的第一个“郁”是郁闷,后一个“愈”是疗愈,这代表了这两本图像小说的独特魅力——用艺术 和语言对读者进行心灵的慰藉和抚慰。

《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

接力出版社 2022年9月

“先致郁,后治愈”图像小说《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新书发布会

为了探讨图像小说给读者带来的这种独特的阅读感受,接力出版社邀请了《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的作者斯蒂芬妮·拉勃朗特,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北京大学教授、著名作家曹文轩,著名诗人、散文家、书评家、作家徐鲁,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著名作家葛竞,《爷爷和月亮》译者桃子,《杰克和消失的时间》的译者西西。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在活动现场分享了两本图像小说的出版缘由和价值。

《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两部作品,在出版一年后,均获得了加拿大最高文学奖——总督文学奖。颁奖词上,都赞誉了两本书在文学和艺术上的双重造诣,《出版人周刊》也称其为“宝藏”“艺术品”。《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的作者斯蒂芬妮·拉勃朗特不 仅仅是作家 ,还是一位明星,2004年因参加选秀节目《明星学院》获得冠军,而在加拿大名声大噪。其中《爷爷和月亮》的创作,就与她追求明星之路的梦想有关,“在这个故事中,我讲述了转瞬即逝的生命和胸怀的梦想”,作者说。

《杰克和消失的时间》则讲述了父亲杰克在大海中寻子的孤独一生,是一则充满着爱和失去、希望和绝望的寓言。面对生活的磨难,杰克试图对抗大海,对抗现实,对抗时间,最后却徒劳无功。

作家斯蒂芬妮·拉勃朗特:用图像小说的形式给读者讲故事



《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作者 斯蒂芬妮·拉勃朗特

“我很重视文字和图片的结合,但在创作中,我对故事里主角的形象是循序渐进塑 造的,最后图书完成,中间需要作家和绘者之间的高度默契。就像《爷爷和月亮》,我和罗杰,我们会想要相似类型的绘图,给读者传达相似的东西,也会讨论许多相似的话题。

《爷爷和月亮》是我创作的第一部图像小说,是写给我的小女 儿的,讲述的是追逐自己梦想的重要性和家人之间的关爱。《杰克和消失的时间》探索了死亡、失去,有时候我们不知道该怎么跟 孩子讲述这些主题,实际上,这部作品就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幻想的大门,在其中可以添加词汇或者保持沉默,通过艺术和文字这样的形式,我们是可以向孩子们讲述这一切的。

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常常会遇到一个难题,就是书中会有一些次要的人物,但是读者会瞥见他们。我也在想如果写一下他们,也许会比较有趣,但是要想把所有的人物都讲述完,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比如《杰克和消失的时间》这本书,它是以父亲的视角讲述,但在书中的只言片语中我们能看到另外一个母亲的视角——也就是在最后。这是通过一张图片来表达的,也就是这张图,将故事引向了结局。(这张图描绘了年迈的妻子,在海上航行,独自寻找丈夫和儿子的场景,她也发誓,如果找不到他们,就不回去)

《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这两部图像小说,我认为它们的读者年龄范围是从五岁到六十岁,也就是我们到了二十岁 ,四十岁,甚至八十岁都能读。”

白冰:接力出版社将深耕图像小说领域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 白冰

图像小说《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都是文学价值和艺术价值较高的作品。图像小说,实际是用漫画形式进行表达的虚构作品,是构思精致的故事、充满诗意和哲思的语言、图文珠联璧合的艺术作品。图像小说,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萌芽,70年代,有了相对清晰的“图像小说”概念。80年代,越来 越多的作家、出版商致力于图像小说的创作和出版,推出了《鼠族》《守望者》等图像小说。当下,有影响的图像小说越来越多,一些经典小说、诗歌、戏剧也被改编成了图像小说。

图像小说和漫画不同,因为它具有饱满的情感和情绪,有小说起承转合的完整情节,剧情更为完整,思想更加深刻;同时,因为它文字相对较少,阅读起来轻松愉快。

这种有质感、有色彩、有温度的图像艺术,可以让读者感受到现代艺术的视觉效果、分镜效果,也可以在分镜画面之间,保持阅读文字时的想象和趣味。

艺术风格迥异又充满人文内涵的图像小说,已经成为影响一代又一代人,尤其是年轻人的畅销作品。接力出版社接下来也将在这一板块,给读者带来更多优秀的图书。

《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是接力出版社今年给读者推出的重量级图像小说。两部作品均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

这两部作品,涉及爱、梦想 、时间、失去、孤独、人性,等等,诗性的文字,配合两本书独有的色调和一些灰白线条,让读者能够沉浸式 地感受书中故事情节所带来的情绪波动。

《爷爷和月亮》讲述了女孩的追梦以及和爷爷之间的亲情,虽然她最后选择放弃梦想中璀璨的月亮,但是她却在登月的旅程中,懂得了自己最想要的;《杰克和消失的时间》主人公杰克,穷其一生只为在大海中寻找他失踪的儿子,最后他失去了亲人,丧失了自我,但也同时真正明白了生命和时间所赋予的意义。

在这略带伤感的故事中,读者读完后感到致郁,但是却在故事结束后,带来强大的治愈,这就是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曾在他的论文中提到:当悲伤、愤怒、恐惧等情绪以合适的比例出现在文学艺术作品中时,人们可以从中获得快感,这被称作“悲剧悖论”。我认为:正剧、戏剧给读者带来的是一种快乐,悲剧给读者带来的是另外一种快乐,而且是更高级的一种快乐。审悲意识对于我们的创作和阅读也很重要。

通过阅读这两部作品,人们可以为自己的情绪找到一个宣泄口,通过与艺术中的人物共情,让自己从经历的孤独、失去和离别,以及生活困顿中得到解脱,最终得到心灵的治愈。

接力出版社有三个分社,青年分社推出了青春小说、新知系列、漫画系列等板块,他们还要推出一批高质量的图像小说:一是满足读图时代的青年读者的阅读需求;二是通过探索新品类图书的出版寻找阅读市场潜在需求;三是希望能够抚慰青年读者的心灵,用艺术进行疗愈。

曹文轩:“孤独”和“爱”是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

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北京大学教授、著名作家 曹文轩

图像小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文学艺术结合形式,文学和艺术结合之后,产生巨大的能量。比如说刚才讲到图画绝不是我们简单理解的插图,里面有很多“机关”,讲到《爷爷和月亮》的封面中,树是没有根的,这表达了刚刚失去奶奶的爷爷,心中的无助,意味深 长。



今天这个时代是追求快乐、追求狂欢的时代,我一直想快乐能解决我们不快乐的问题吗?其实当我 们不快乐,当我们忧伤,当我们感到压抑时,治愈我们的并不是喜剧,恰恰是悲剧,对于这一点我们一定要看到。当我们遇到感伤、忧伤、悲哀,甚至绝望等心灵难题时,其实悲剧反而比喜剧更有效。对于这个关系,在悲剧心理学里讲得非常清楚,这就是我们现在为什么还很需要安徒生童话的原因,因为它提供了可以治愈我们心灵创伤的悲剧性作品,所以,我们对于悲喜剧一定要有新的认识。

 

《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所产生的阅读效果,一定是刚才讲到的那种阅读效果。这两本书最棒的地方是,这是一个跨越年龄、跨越时间、跨越空间的书。

《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的主题,都是文学的基本主题——孤独。作者没有把这个词说出来,她让读者看到一个个身影。《杰克和消失的时间》中,杰克一个人在大海上漂泊,找儿子;《爷爷和月亮》中,当奶奶去世后,爷爷成为孤家寡人。虽然世界还在运转,旁边有孙女陪伴,可是爷爷其实就成了一个人,因为心里惦记着那个永远离开世界的奶奶;孙女到太空去,黑色太空里面就一个人,对她心里影响最深的感受就是孤独。

“孤独”是人类最基本的命题,我们不要去回避孤独,孤独有什么不好?当我们真正理解孤 独的时候,孤独在整个生命过程里面,就是一个基本的心理状态,这个心理状态有可能提高生命质量;我们不要去回避孤独,我们应该学会如何去面对孤独,这两本书的作者表达得非常好,孤独并不可怕,因为还有其他的东西包围我们,比如爱和温情。

还有一个“爱”的主题,人类不管哪一天,这个主题都是我们必须要的,我们必须靠这个活着,这两本书始终在表达爱——大爱。《爷爷和月亮》中,讲爷爷和孙女的爱,爷爷和奶奶的爱;《杰克和消失的时间》中,讲父亲和儿子的爱。虽 然有时候爱不一定是永远的,但却是必须要有的,这两本书写的是永远的爱 ,永远不可能消失的爱。时间可能消失,但是爱不会。

在《杰克和消失的时间》里,作者用了非常平淡、安静、得体的,没有大起大落的一种语言,讲述了一个其实特别大的事情——杰克消失的时间,其实是儿子被鱼吃了。这是多么大的事情,但是作者就很奇怪,如果不是一个高明的作者,就会 把这个事情描写得非常非常严重,这个作者不,她用非常清淡的语调描述了这个重大的事情,没有大肆渲染。

接力出版社这两本书出得非常非常好,这两本书对中国作家有一个非常深刻的启发,我们要讲的故事,应该是关于人类的故事,我们要讲中国故事,而且要讲好中国故事。

徐鲁:《爷爷和月亮》是对生命和宇宙的沉思与遐想 

著名诗人、散文家、书评家、作家 徐鲁

《爷爷和月亮》是一本充满对生命和宇宙沉思与遐想的哲思小说,也是一本书写失去与拥有,热爱与珍惜,陪伴和感恩的亲情之书、大爱之书。

《爷爷和月亮》的故事里蕴含的不仅仅是 生命和宇宙之思,涉及了亲情、成长、生离死别的人生课题的追问,我认为《爷爷和月亮》形式上是一部图像小说,内容是哲思意义很深刻的作品,也不仅仅适合少年儿童阅读,包括成年人在内的读者阅读也非常适合,它是治愈、疗伤小说。

《爷爷和月亮》最触动我的地方,是当主人公放弃了踏上月球的时候,最终选择了从孤寂的太空返回人间的过程。我们想象主人公从虚幻飘渺的梦想中、幻想中回到真实的现实世界中。主人公看到一个身影,坐在灰色像肥皂盒一样的老爷车里,他在等“我”,等到睡着了。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爷爷,读到这里,读者会以为死亡是永久的告别,其实不是,这时候爷爷的离去只不过是暂时的分离。当你珍惜生命长途上的瞬间过程,感恩每一个走进生命中的亲人,这个时候,生命就会永恒,死亡也变得不那么令人伤感畏惧,这 是很明显的一个治愈点。 这部小说虽然主题宏大哲思萦绕,但我觉得作家的文字平实轻浅,我随便读一下,就感觉作者的语言和感情是多么平静、平和,仿佛云淡风轻、月朗星稀。

书中开头的一段文字,“爷爷生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爷爷的生日是1930年8月5日,和尼尔·阿姆斯 特朗生日是同一天,1969年7月20日那天爷爷应该是睡着了,如果当时有我的话,我应该跟他聊着天气,是会下雨还是放晴……”

这个语言非常平和、家常,但是具有一种触动人心的力量,匹配这样的叙述风格的是线条疏淡,色调淡雅的绘画,给人冷静的感觉。我们常说中国有一个俗语,“君子只谈眼前事、真佛只说家常话”,越深奥和博大的主题,越是用最家常,平实冷静的态度讲述出来。《爷爷和月亮》的文字作者、绘画作家包括翻译作家桃子做到了。

作者写扉页上那段题词,我们阅读的时候不应该忽略它,“献给我的女儿玛格丽特,想告诉你:最美好的事情,不是双脚踏上月球,而是,通向月球的旅程。”这点明了小说主旨,就是所有的美好都有消失离别的那一天,即便是最璀璨的焰火和盛大的狂欢之后,剩下来的也只有无尽空虚,这就是我们所说致郁的“郁”。

小说里还藏起来第二层故事,爷爷的故事,从爷爷生前讲到生后,读者完全靠自己的联想连贯起来,作者写到爷爷的手,这个手曾在教会劳动过,为军队削土豆,爷爷的手变得很粗糙了,和许许多多老人一样,爷爷也是历经沧桑,度过了自己平淡无奇,但是踏踏实实的一生。这其中也讲到爷爷和“我”之间的亲情,以及爷爷对“我”的疼爱和期待,讲到爷爷和他的夫人露西奶奶之间的爱、信任和默契,特别是露西奶奶因癌症先走了,失去露西奶奶的爷爷突然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内心的一部分也跟着奶奶离开了,看到这里我眼睛都湿润了。这时候的爷爷独自面对一面无言的墙,一个象征着无尽思念的白蜡烛,爷爷回忆到奶奶露西的腰围和自己的帽围一样长,爷爷对奶奶的爱,夫妻间平淡生活和彼此依靠,日常起居无言默契的小细节,在这个小说里面体现得非常贴心。通过这样的细节透露出对人生、生命、成长、亲情、爱的一些思考,让我们感觉到爱的真谛、生命的意义,不是人们想象中的璀璨焰火和盛大狂欢,而是像露西和爷爷之间的不温不火、彼此信任和拥有,这个故事在很平淡之中,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葛竞:一场纸上文艺片,带有一丝忧郁和疗愈

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著 名作家 葛竞

我们称漫画和图像小说是纸上电影,如果很多漫画给我们商业大片的感觉,那图像小说往往更像非常有个性、且艺术特色鲜明的文艺片,值得你去回味、品味里面的内涵,反复琢磨画面。书中的画面、语言、细节在不同时刻、不同心情去看,其实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它像一个会呼吸的伙伴,会伴随你的心情、阅读经历,成长,变化。

这两本书是一位作者的作品,作者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女性,而《爷爷和月亮》《杰克和消失的时间》的主人公却是两个老头——爷爷和老船长!这个反差恰恰反映出作者的写作立场,她写的不是一个非常私人的感情体会,而是整个人类对于自己的梦想的生命历程,这种跨越年龄、性别、国度塑造出来的主人公形象,更能够展现出有深度和长度的生命历程,带给人们的感悟。

这两本书非常有意思。封面一白、一黑,一细腻、一粗犷。不同的画面展现了故事的不同。

《爷爷和月亮》是一个小城镇的故事,书中有很多细节,能让我们浮想联翩。爷爷说“露西的腰围和我的帽围一样宽”。这就不需要很多的文字就能表现出,爷爷常陪奶奶去购买服装,他很爱这位腰围纤细的爱人。再看画面的场景,也让读者很充分地进入到这样一种人间烟火当中。但是故事到后面,人物心境、故事场景变了,然后呈现出来的就是宇宙的浩渺和黑暗,就是书中那个跨页的黑页,这是一种非常静谧辽阔的空间,让读者能瞬间直观通过画面感受到,当一个人突然进入跟他以前不同的生活空间的时候,内心所感到的一片空白般的震撼,这就是图像小说非常重要的魅力。

另外这本书还有一些画面细节,虽然简单,但是匠心。比如书中提到,爷爷和阿姆斯特朗的生日是同一天,但是怎 么来体现一个普通老头和一个高高在上的宇航员之间的关系呢?画家选择这个画面——阿姆斯特朗留下月球上人类第一个脚印,和他爷爷光脚丫子的脚印,这种连接和差异,人跟人之间很奇妙的共鸣,通过这个小细节让你感到非常强烈。

《杰克和消失的时间》从故事情景上,跟《爷爷和月亮》非常不一样,这是一个非常传奇的故事,一个老船长独自在大海上航行,要寻找吞掉了儿子的鲸,一个背鳍上有疤痕的鲸。最后在肚子当中像匹诺曹的爸爸找他一样,真的找到了他的儿子,这个是非常奇幻的。因为是一个传奇的故事,很多画面就用了一些比较抽象的、有幻想色彩的表现手法,表现惊涛骇浪当中遇到鲸鱼,在广袤大海中航行。这样比较粗矿的画风,首先让读者进入到饱经沧桑的老船长的内心世界,以及他所生活的那种环境当中去。如杰克桌子上一根燃一半的蜡烛,正在冒烟的烟斗,一杯咖啡,一些书籍。

无论是《爷爷和月亮》讲的人的追梦和回归,还是《杰克和消失的时间》讲的找寻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这两个故事都带有一点忧伤,因为有些东西失去了是找不回来的。如奶奶露西、杰克的儿子,还有时间。但是因为是哀伤,所以哀伤之后是一种对人生的领悟、理解和释然,让你知道,人生就是有很多遗憾无法避免,通过读这样治愈性的图像小说,其实告诉我们如何跟自己和解,如何站在更高更远的地方,看待这些忧伤,并把他们看成一种勋章,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

所以我觉得这两本书,不长,也不厚,但它带给读者的人生体会是非常饱满丰富的。这两本小书放在书架上,可能是你会经常拿来翻阅。当你忧伤、遗憾的时候,每一次看一看它可能都能得到不同领悟。

西西:给多年龄段读者都带来舒适的阅读体验

《杰克和消失的时间》译者 西西

在翻译的时候,我会同时看它的文字,以及书中的图像,从整个故事情节来思考。对于图像小说,作者使用的多是短句,它不像普通小说那样是完整的句子,而且,作家来自加拿大魁北克法语地区,这就使得她的法语语法又区别于我们熟悉的传统法语。所以在翻译的时候,一方面我们希望达到一个动态对等的效果,让我们中文读者在读这本书的时候,能够产生跟加拿大的读者、法国读者有着母语近似相等、相通的感受,所以我们会多方查证,字句斟酌;另一方面考虑到这本书面向的读者,会有孩子、孩子家长、成人,就像作家所说,是面向5—77岁。所以在字句斟酌过程中,做到文字要平实,但不幼稚。这基本是我的一个翻译的心路历程。

桃子:母亲角度、孩子角度、译者角度,给读者多层次的阅读感动

《爷爷和月亮》译者 桃子

“《爷爷和月亮》第一处让我泪崩的地方是写‘爷爷喜欢的东西,是罐装意大利面、用毛毯搭成的帐篷小屋,还有他亲手做的焦糖布丁’。在我当天下午翻译到这里的时候,我首先觉得爷爷童心未泯,但是当我和女儿一起相处,并回忆起和爸爸相处的细节时,就真的忍不住泪崩,一边翻译,一边哭。

文中作者记忆里爷爷最喜欢的事情,实际也不是爷爷喜欢,而是因为爷爷一直在为作者做着她喜欢的事情。这本书在我们做了父母之后去看,才明白养儿才知父母恩。哪里是爸爸爱吃冻西瓜,明明是我,爸爸才会常买。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很幸运我能做其中三个哈姆雷特。母亲角度、孩子角度、译者角度,这些不同角度给我的感动是多层次的,非常触动人心。从母亲角度感知到为人父母的责任,从青年角度寻找意义、价值,从译者角度更深刻地理解这类图像小说,即使是平静的语言也能够带给读者治愈。”

潇湘晨报记者储文静

新闻线索爆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晨视频”客户端,进入“晨意帮忙”专题;或拨打晨视频新闻热线0731-855711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