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人图书馆(立人图书馆为什么关闭)

星辰博客 来源:互联网 °C 栏目:知识百科

立人图书馆(立人图书馆为什么关门了)

本报记者沈

和陈忠伟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滨江大厦。

他在5楼租了一个客厅(滨江大厦底楼是G,房间其实在大厦6楼)。作为北京706青年空在上海的“全球客厅计划”据点,举办过学术沙龙,也为喜欢做放映、需要剧场排练的朋友提供设备和场地。

2018年10月,从上海总商会所在的苏河湾地区看滨江大厦。本文图片均为陈忠伟图片。

6月6日晚,陈中伟在这个客厅迎来了漫步者《苏州河畔漫步》。大家都没有掩饰对这里内幕空的好奇。一群人席地而坐,听他分享对河边建筑历史的初步研究成果。

经过这两次参观,我对滨江楼的“S”型结构,苏州北路一带跨度较大的门牌号码,曾经在这里办公的机构名称,居住过的历史人物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但这个愿意租房研究建筑,并提供自己的客厅作为文化活动发生场所的年轻人,还是比他所知道的更好奇。后来我们特意安排了一次面试。除了听他继续讲滨江楼的历史住户和“历史”的维度,我们还涉及到了滨江楼的新租户本人。

他留学美国,主修历史,业余作家。这是陈忠伟对自己的简短描述。2011年赴美攻读历史学硕士之前,陈忠伟在民间公益机构立人图书馆短暂工作了半年,工作地点在湖北。一开始是做图书管理员,后来更多的是参与联络和课程设计。这半年对他的影响延续至今。后来他工作经历中与公益有关的部分,生活中活跃的社团联系,对可以举办公益活动的空室的偏爱,都是从他在立人图书馆的经历开始的。

2018年10月,上海邮政博物馆正门。

2018年4月,陈忠伟从北京搬到上海。这两年他频繁去上海出差,一呆就是四五天。他选择了一家青年旅社,每次来上海都住在那里。这家青年旅舍有一个供年轻人活动的公共空房间和露台。主人后来认识了他,每次都给他安排一个带窗户的房间,可以看到九子公园的风景。

九子公园在苏州河上,南北高架下。目前,九子公园和附近的河边步道正在改造,但在陈忠伟经常来上海出差的那段时间,它们是老人晨练和散步的场所。“九子”既不是指龙王的九个孩子,也不是“九子之歌”中的九个儿子,而是九种巷子游戏:打弹珠、打滚、拉驼子、敲钟、转圈...从名字可以看出这个公园历史悠久。陈忠伟也会去公园散步,去河边散步。他不和当地人说话,只是一个人在网上享受片刻信息资源。朋友来了,他就带着他们去青旅旁边的“啤酒大妈”喝酒聊天。

打算长期在上海生活后,他在滨江大厦租了这个房间作为举办活动的客厅,临时办公场所,偶尔也有短期出租房。闲暇之余,陈忠伟会沿着苏州河散步,拍些照片记录下这里的变迁,将历史面貌与现在进行对比。

2018年10月,从山西路桥看到北京东路。

他对滨江楼研究的兴趣,是从发现它是解放前上海信息资源网络的最后一个防御堡垒开始的。租下这个房间后,他与曾经居住在这里的外国居民的后代取得了联系,开始真正深入地研究河边建筑。陈忠伟擅长并习惯先在网上搜索,从报纸、广告、信件、明信片、法庭记录、档案、校友记录、博客中搜集所有与滨江大厦相关的资料,大部分都是英文的。在那个年代,上海的外国机构和个人接触频繁,他认为多语种材料的对比有助于鉴别事件的可信度。

通过电子邮件,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外籍人士的后代向陈忠伟介绍了更多背景相同的受访者。前期研究已经进行了一年。现在,他计划与目前在滨江大厦的租户进行一些面对面的采访,并在这座大厦中进行“实地调查”。滨江大厦有自己的租户委员会,居委会的信息资源网就在楼里,甚至还有一个现在九十多岁的前居委会主任和陈忠伟住在一层。

陈仲伟对历史的兴趣也和父亲有关。他说他父亲早年学数学,后来中学教历史和地理。本科学的是工业管理,硕士还是选择了历史。他的家族与上海有着悠久的历史,他的曾祖父在1945年前后受雇于上海八达轮船公司。陈忠伟认为移居上海也是一个寻找和证明这段家族史的机会。

(这是“苏州河沿岸采访”系列的第一集。该系列视频以苏州河为线索和隐喻,聚焦不同职业和文化背景的人对上海的个体记忆。